2016 全球珠寶市場趨勢

撰稿編輯:何偉民

每年春暖花開之際珠寶精品界行銷活動跟著也活躍起來。亞洲的香港及全球最大的珠寶鐘錶展「瑞士 BASEL 展」都在三月舉辦,各大品牌如往常卯盡全力在這兩個珠寶重要之風向指標展上發表最新年度代表作。此外許多知名品牌也於最近舉辦記者會發表新品,百花怒放繽紛不已。

今年春季以來的這些活動透露出什麼樣的市場訊息呢?
從四大面向和大家分享編者觀察心得:

1. 業界對景氣未來的反應:消費者理智,偏保守操作

明顯偏保守操作,受未來國際經濟基本面不明朗的影響,很多知名大廠的新作品在寶石材質採用上和經濟面一樣保守,
以往唯強調皍貴奢華如今也加進較親民價位的產品。未來2-3年可預見的是頂級消費客可能觀望多買得少。消費者變理智,
添購珠寶的衝動性降低,對 CP 值的考量變高,這些都明顯地已影響經營者調整新作品的開發歩伐。


Alesso Boschi 作品,BASEL 展


Lydia Courteille 作品,BASEL 展

2. 工藝趨勢 : 動態珠寶、琺瑯工藝

工藝性增強

「會動的」珠寶變多了,看來會形成下一波的風潮。在 BASEL 展上展出精彩「會動的珠寶」有好幾家,
如: Glenn Spiro,Palmiero,Sybarite 等,動態珠寶金屬的結構額外花心思,有些不只能旋轉甚至可彈跳,
要做到這樣的效果需有機械的概念,同時還牽涉到特殊金屬零件(如:小彈簧)的使用。


Sybarite 作品 觀看影片

琺瑯工藝的凸顯

琺瑯工藝運用在珠寶首飾上在歐美早已源遠流長。琺瑯所營造的畫景及色彩的視覺效果不輸給鑲石,甚至還多了份藝術美感。運用得宜琺瑯某些狀況下成本可以比滿鑲降低很多。景氣因素影響下價格是消費者一大考量,琺瑯的運用可增添美感又可成本控制,這是編者推測琺瑯珠寶會增多的原因。


俄羅斯珠寶設計師 Ilgiz Fazulzyanov,琺瑯及K金


俄羅斯珠寶設計師 Ilgiz Fazulzyanov,琺瑯及K金

3. 跨界合作方興

這次在 BASEL 展上最驚艷的;編者認為是銀飾百年老店 Georg Jensen 與知名建築師 Zaha Hadid 合作之首飾,強烈建築風格完全顛覆我們對長久以來喬治傑生存在印象中之古典形象。原先個人預估這系列產品會給喬治傑生帶來銷售上的大突破,但沒想到 Zaha Hadid 突因健康因素辭世,這系列作品後續市場也有待 Georg Jensen 如何反應了。


Georg Jensen 與 Zaha Hadid 跨界合作


Zaha Hadid 與其位於韓國東大門設計廣場的建築作品

其實藝術創作不分領域,在某部份基礎上是相通的。之前也常有有服裝設計師或室內設計師投入首飾創作,珠寶設計專業人才不易得,培育需極長之時間,跨業合作的嘗試應是會越來越熱絡。

另者,從珠寶使用的材質來説,近年許多首飾早已使用不傳統的木頭、陶瓷、鈦金等材質,這些材質應用在首飾製作上都需要木頭及陶瓷等工藝師的參與。再者,珠寶功能漸向本文所提之「動態」功能挑戰,這功能若有機械概念的人協助作品會更成熟。這些動向在在都顯示除傳統的金屬工藝人力外,珠寶產業㑹需要更多不同領域之人才投入。

珠寶首飾的設計及製作跨向多面化的腳步愈來愈快、跨業合作是必然的趨勢。現有的從業人員也需再進修, 多充實專業能力。


Glenn Spiro 作品觀看影片

4. 總結

換個角度看,景氣偏保守也並非全然不好:
市場雖不再熱哄哄、寶石炒作降溫
價格便回歸基本面,腳踏實地的經營者跟著受惠
業者此時將心思放在設計及工藝上
才能累積脫胎換骨的正能量,迎向下一個波峯!

彭士芳
愛不釋手網站負責人
簡歷 從事珠寶設計已18年,喜歡挑戰不同的主題及材質,創作的理念是「重原創,重質感」。初期便以引進歐洲骨董珠寶為主,直到2000年,拿起畫筆,嘗試靠自己設計出獨特別緻的珠寶作品。也因此,每一件愛不釋手的珠寶都是獨一無二的,從大自然中尋求創作靈感,樂於突破跨出現有框架,依循寶石的形狀特色而設計,巧妙地融合了傳統與現代,讓作品散發出獨有的氣質。
我要分享

相關文章

2016/06/04

2016 全球珠寶市場趨勢

每年春暖花開之際珠寶精品界行銷活動跟著也活躍起來。亞洲的香港及全球最大的珠寶鐘錶展「瑞士 BASEL 展」都在三月舉辦,各大品牌如往常卯盡全力在這兩個珠寶重要之風向指標展上發表最新年度代表作

2016/06/05

PLA 的迷思-你不可不知的錯誤

當業者告訴你,PLA 是環保材料,因為可以被分解 (bio-degradable) 。所以你為了環保,花了比較貴的代價,買了以 PLA 製造的產品。而這樣做,其實適得其反。

2016/06/05

The Economist Espresso - 別讓沒國際觀的新聞台侵蝕你的時間!

不論從國際處境、地緣政治,台灣應該必須比任何大國對國際情勢有更高的敏感度。然而在實際上,台灣新聞媒體的注意力往往被內部的政治與八卦所占據,而有時研究者或實務人士對於自己專業以外的所知似乎也有極限。